嘉明湖「二度沉淪」:商業化失控的替代路線戒茂斯| 城市山人 ...

發布時間: 2021-05-29
推薦指數: 3.010人已投票
在偏離傳統路線但目視可及的地方,竟然憑空生出了一座「熊出沒營地」,除了配色熟悉的黃藍帳篷數頂之外,一旁的帆布炊事天幕也清晰可見。

親愛的網友: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IE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 全產品速覽 服務 會員中心 U利點數 我的新聞 歷史新聞 活動專區 udn粉絲團 udnline好友 新聞評論 聯合新聞網 願景工程 轉角國際 鳴人堂 倡議家 時事話題 世界日報 股市理財 經濟日報網 房地產 基金 中經社 樂透 發票 生活娛樂 噓!星聞 優人物 udnSTYLE 500輯 遊戲角落 發燒車訊 元氣網 運動 NBA台灣 野球夢田 運動筆記 健行筆記 閱讀創作 讀書吧 讀創故事 udn部落格 u值媒體 聯合文學 聯經出版 聯文雜誌 文創購物 數位文創 IP授權 瘋活動 售票網 買東西 報時光 更多產品 聯合知識庫 聯合電子報 聯合影音網 聯合學苑 有行旅 APP行動網 新冠肺炎 時事觀察 軍事評論 鳴人放送 法律評論 鳴人選書 影評 作者群 嘉明湖「二度沉淪」:商業化失控的替代路線戒茂斯 城市山人 15Mar,2021 2021年3月,出於登山行程的需要,我和朋友再度循戒茂斯路線「經過」了一趟嘉明湖。

圖/作者提供 2021年3月,出於登山行程的需要,我和朋友再度循戒茂斯路線「經過」了一趟嘉明湖,族語又稱「月亮的鏡子」。

雖然知曉商業化可以對一地產生可觀的影響,但根據腦海中2019年下半年走過的印象,戒茂斯大致上來說是一條保持自然原貌的優質健行路線,心中不禁期待起新武呂溪潺潺的流水聲、茂密優美的針葉林和開闊的高山短箭竹草原。

然而我發現我錯得離譜,溪流、針葉林和箭竹草原的景色雖依舊,短短的兩年之內,「人」事卻已全非。

懸而未解的嘉明湖「帳篷城」 從新武呂溪營地為起點,由於是商業行程中第一天的紮營地點,協作業者以顏色鮮明的藍白和紅藍帆布搭起了規模可觀的遮雨棚、疑似石頭砌成的爐灶和金屬框架,一旁置放著為數眾多的大藍桶和搭好的帳篷。

由於是平日的關係,我們一路上罕逢他隊,也就是說這些帳篷搭好了就一直佔住原址,默默等待例假日的觀光人潮入住。

略為震驚的我,馬上憶起了2020年7月傳出的嘉明湖妹池「帳篷城」事件,當時正值國旅大爆發時期,民眾爭相湧入台灣各處景點,就連需要一定體能、裝備和知識的高山地帶也不例外。

據報導,當時竟有超過百人的規模,而幕後功臣正是嘉明湖一帶的數家協作業者——他們提供餐食、出租睡袋甚至是嚮導服務,讓一條門可羅雀的獵徑,成為了前往嘉明湖的無上限高速公路。

我們繼續往後推進,進入高山短箭竹草原地帶,妹池一旁沒有帳篷出現,但這應該是因為長期缺水的緣故。

仔細一看,就能察覺搭建雨棚的木桿和繩索俱在,協作只要從森林裡面拿出藏好的帳篷和帆布,妹池馬上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櫛比鱗次的大型露營區。

但這還不是最令我錯愕的部分。

在偏離傳統路線但目視可及的地方,竟然憑空生出了一座「熊出沒營地」,除了配色熟悉的黃藍帳篷數頂之外,一旁的帆布炊事天幕也清晰可見。

協作業者竟然自己創造並命名了一個營地,而且明顯是搭了不拆,佔據國有地就地生財。

主管機關去年「無法可管」的抱怨言猶在耳,如今過了一年,恐怕任何事都沒有改變,商業化不斷擴張,而政府與人民束手無策,或避之不談,抑或是毫不關心我們的自然環境。

從新武呂溪營地為起點,協作業者以顏色鮮明的藍白和紅藍帆布搭起了規模可觀的遮雨棚、疑似石頭砌成的爐灶和金屬框架。

圖/作者提供 主管機關去年「無法可管」的抱怨言猶在耳,如今過了一年,恐怕任何事都沒有改變。

圖/作者提供 讓自然風光保持自然,或是標準放高 在我眼中,戒茂斯就是一個血淋淋的商業化失控範例,他並不是像玉山、雪山、奇萊南華等地一樣有較長的健行活動發展史,而是近兩年才開始受到大量觀光影響的一條路線。

由於沒有歷史的包袱,所以更值得我們仔細思考他的未來——包括我們想要的健行體驗品質、環境衝擊處理、步道管理體制和協作業者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雖然協作業者是最顯著的推動力,我不會指責商業褻瀆了環境,也不會指責跟團的民眾缺乏意識。

事實上,山域觀光在全球是勢不可擋的現象,各國一來會重視觀光對地方經濟的幫助,二來會著手管理和教育的課題,而台灣還算是後進——從我們極為落後的戶外遊憩體制、多頭馬車的山域管理即可見一斑。

一定會有人問,為什麼要在意他們做了什麼?不過就是搭了天幕和帳棚做生意,有這麼嚴重嗎? 身為研究國外山域政策的人,我理解這樣的疑問。

我們的社會大眾對於自己想要的自然體驗,乃至於對環境該盡的管理人(stewardship)義務,其實只有模糊的概念——這是因為台灣戶外遊憩活動發展史尚短,而戒嚴時期扼殺太多聲音的緣故。

但若是台灣人要比肩世界先進,有幾個重要觀念,我們現在就需要知道: 1.歐系與美系的作法 山域開發和自然景觀的關係,大抵可區分為歐系和美系兩個類別。

前者由於發展歷史最早,且最初只服務中高產階級,觀光服務業在環境法規成熟之前,就建立了廣泛的山屋系統,又為了迎合顧客的品味,建築美學首重與自然環境調和,避免在野外環境顯得過於突兀;後者獨立建國之時,為求增進國民的自我認同,亟欲尋求自己和文化母國歐洲的差異處,而新世界未受人為開發的荒野(wilderness)和拓荒精神即是解答之一。

出於這個理由,美國人偏好以獨立自主的方式進入偏遠地帶遊憩,除少數有歷史緣由的例子之外,並不積極開發山屋系統,即便有也會參照歐系山屋美學,講究就地取材並與周遭環境融合,例如優勝美地(Yosemite)國家公園高山地帶(highsierra)和阿帕拉契山徑(AppalachianTrail)沿線的建物。

「在我眼中,戒茂斯就是一個血淋淋的商業化失控範例。

」圖/作者提供 2.台灣發展服務型山屋的可能性與挑戰 承上,台灣已錯過了在山域大興土木的黃金時期,在環保法規、觀念漸趨成熟的現代,只能尋求在數條熱門高山路線上改採服務型山屋的可能性,藉之降低遊憩衝擊、發揮教育功能和增加地方觀光收益。

當然,開發的限度和適性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但現實是台灣山域地形普遍陡峭、地質破碎、山崩好發,適合開發的地點十分有限。

3.如果做不到服務型山屋系統? 嘉明湖戒茂斯路線沿線的腹地數量不少,我認為只要能克服運輸和管理問題,即可建立服務型山屋系統,提供如歐、日一般的山屋至山屋(hut-to-hut)健行享受,甚至透過規劃良好的營地兼顧不同使用者的需求。

然而,時下若是不能以歐、日的高標準要求自己,遑論在國際上建立觀光品牌,就連台灣本土的中高端市場也打不開,賺到戶外觀光財的依然是其他國家。

若是辦不到,還不如以美式精神管理,重視訪客在野外的純自然體驗、移除醒目的人造物,不宜一味放任商業化惡性循環。

台灣山域地形普遍陡峭、地質破碎、山崩好發,適合開發的地點十分有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嘉明湖戒茂斯路線沿線的腹地數量不少,只要能克服運輸和管理問題,即可建立服務型山屋系統。

圖/作者提供 不論身分,訴諸管理:立即建立治本的遊憩體制 如果嘉明湖一帶空間轉移到美國,成為國家公園署(NPS)或林務署(ForestService)轄下的高山湖景區,會發生什麼事? 你好,我們從嘉明湖山屋用望遠鏡觀察到這一帶搭起了許多帳篷,經三日而未拆除,已由專員現場拍照存證。

此舉已經違反了本署的管理條例,這一次不當行為將註記在貴公司的商用執照上,將適用行政處罰並影響下一年度的續約優先權,還請立即派員拆除,或面臨更重的處罰。

這是正常法治國家的處理流程,遊憩活動區分商業和非商業,商業使用需要向主管機關申請執照,透過契約定義業者對環境和客戶的責任和義務。

台灣的現狀呢?全然的渾沌。

政府就連區分商業和非商業都無法可循,更別說能管得動業者,目前也只有國家公園不合現代法律精神的「霸王條款」能有些效果,但也不是長治久安之道。

另一個敏感議題是政府對原住民族長年實施的「愧疚式補償」,在原住民轉型正義的中央政策之下更是如此。

以山域協作產業來說,就是給予原住民族方便,但方便的內容為何,則鮮少白紙黑字的定義,更多時候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們瞭解原住民族在台灣歷史上所受的不仁待遇,但以現代環境保護觀念來說,即使是以原住民協作為主體的商業化,也不能構成無上限放任的條件,更何況台東縣海端鄉(嘉明湖的行政屬地)的海端鄉揹工協會跟嘉明湖的協作業者關係曖昧不明,就算林務局想要行政托管,主體該是誰仍是一大問題。

更進一步來說,不論是誰來國有地——也就是全民共有的土地——行營利之實,皆對國家和環境有不可磨滅的責任。

商業服務令登山門檻降低、訪客增加、環境衝擊加劇,即應賦予業者更大的責任。

若是業者自律無效,我們就必須引入遊憩管理體制,確保台灣的後代子孫也能享受先人所見的自然風光,無分性別、宗教、種族、階級、黨派皆同。

小結 台灣舊時登山界四大天王之一的丁同三,也說過他喜歡爬山的理由:「就是喜歡自然,喜歡看不到公路、看不到人造物的地方。

」同樣喜愛荒野的精神,其實並不限於西方,而是早早就在台灣的愛山人心中萌芽了,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從零走到一,訴諸法治和管理。

最後希望大家記住,戶外議題的核心一直都在如何精進管理作為和宣導教育,而不是重返戒嚴時期蠻橫、怠惰的封山封海策略。

台灣四面環海、山多平原少,擁有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我們若是排斥自己的山海,其實是剝奪了後代一塊建立自我認同的重要拼圖哪! 戶外議題的核心一直都在如何精進管理作為和宣導教育,而不是重返戒嚴時期蠻橫、怠惰的封山封海策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時事觀察 山域管理 城市山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贊助作者,好內容值得更多人支持。

贊助 贊助說明 為了鼓勵作者持續創作更好的內容,會員可以使用「贊助」功能實質回饋給喜愛的作者。

可將您認為適合的點數贈送給作者,一旦使用贊助點數即不得撤銷,單筆贊助最低點數為{{min}}點,最高點數沒有上限。

U利點數1點=NTD1元。

我已詳閱贊助說明,且同意站方的使用條款。

確認送出 您當前剩餘U利點數:{{balance}}點;前往購買點數。

延伸閱讀 山林解禁之亂有解嗎?尋找失落的臺灣戶外文化與教育 人人皆可為登山客:戶外活動大眾化,教育與列管應雙管齊下 「迷途」的台灣山域嚮導制度:無商業定義下的犧牲者 避難山屋,誰來避難?走向「服務型山屋」的改革之路 山域管理失落的一角:防止成本外部化,立法管理登山產業刻不容緩 無痕山林轉身後:「小白花」與他們的產地 作者其他文章 當「保育法」已跟不上國際趨勢,我們是否需要一部「遊憩法」? 速食山林:抹茶山纜車是觀光特效藥,或高潮一時的搖頭丸? 「迷途」的台灣山域嚮導制度:無商業定義下的犧牲者 登山大國,必是山難大國:我們應以「平常心」面對山域事故 無痕山林轉身後:「小白花」與他們的產地 台灣登山教育的今與昔:一場提升安全意識的長期抗戰 如何安全完成登山行程?「一日畢羊縱走」死亡山難的省思 南湖大山的「黃金圈谷」:生態與遊憩的戰場最前線 免費的陷阱:為何廉價的山域活動,是保育與遊憩的雙輸? 百公斤的難題:台灣不需更多神人揹工,而是山域運補直升機 武界壩4死悲劇:國賠與究責外,如何預防憾事再次發生? 山林解禁,人去政息?山域政策改革並非「短期專案」 山林解禁之亂有解嗎?尋找失落的臺灣戶外文化與教育 人人皆可為登山客:戶外活動大眾化,教育與列管應雙管齊下 山域管理失落的一角:防止成本外部化,立法管理登山產業刻不容緩 看更多內容 留言區 城市山人 居於城市的我愛爬山,也愛寫山,但不是自然景物與行程紀錄,而是山與人的關係。

最新文章 玉山軍艦的模範?新世代兩棲作戰艦艇:美國聖安東尼奧級船塢運輸艦 數位時代的媒體與印刷書(下):科技萬歲?紙本書的不死逆襲 數位時代的媒體與印刷書(上):當紙本書刊從風光逐漸衰亡 王宏恩/防疫做得好就是民主國家?疫情將改變民眾對民主的認知 「假訊息」淪為「狼來了」?被濫用的社維法與紓困條例處罰規定 最多瀏覽 我們與性的距離:大學校園「求上車」事件的社會恐懼與矛盾 胡筠筠、吳俊志/「八大行業」全國停業,另類社會安全網崩潰? 王宏恩/防疫做得好就是民主國家?疫情將改變民眾對民主的認知 M109A6自走砲爭議:陸軍如何突破火砲困境,達成「常後一體」? 玉山軍艦的模範?新世代兩棲作戰艦艇:美國聖安東尼奧級船塢運輸艦 鳴人堂臉書專頁 鳴人堂 TOP

請問您是否推薦這篇文章?

延伸內容